陈金桥曾剑秋:中国的3G有羊群效应

2020-06-25 体育在线新闻 阅读

  主持人:今天都没有时间探讨3G,下次再找一个时间还要来聊。

  最后,两位嘉宾简短地谈一下TD。

  陈金桥:今天看来我和曾老师关于电信重组、体制改革方面有很多理论上的认识和归纳,希望大家找到更多分析思路。

  谈TD之前,还是想简单说三句,特别是刚才曾老师从理论上做了那么多归纳。现在的竞争到了什么时代?我是比较偏向应该更多考虑竞争力的培育,不管是产业竞争力,还是我们的国有电信公司的竞争力、企业竞争力。为什么这么讲呢?因为现在看起来整个通信业从市场发展的角度经历了三大阶段,第一是没有竞争,是垄断竞争阶段。第二,经历大家认识不太一致,美国认为是可以充分竞争的,但实际上那个阶段经历了非常大的局面,都是同质竞争,基本上都是重复建设、大格局建网,建网、装电话、放号,基本上是同质竞争的时代,那时大家拼强弱大小,拼规模,是这么一个时代。现在进入什么阶段呢?进入了一个同质竞争、异质竞争并存,因为有技术上融合的趋势,但是逐渐开始迈向融合竞争,这是一个新阶段。而融合竞争的新阶段,注意我预期即使完成竞争重组电信格局之后,也同样是在融合竞争环境下,大家都有竞争的能力和资源,但是差异化的竞争。将来融合竞争、差异化竞争各自突出自己的特色,移动将来是综合运营商,但在移动上有特色和优势,但是在宽带上也没有放弃。固网在宽带上有优势,但是对移动互联这块业务要做出来。所以,未来是融合竞争大环境下的一个差异化竞争的阶段,这个阶段即将来临。

  因此,政府的任何改革必须顺应这个趋势,而不是与这个趋势背道而驰。包括我们谈政府不是指只管这个行业的部门。而是网络、内容和设施无法分离,新的信息服务要崛起,我们多网融合要推进,没有新的视频服务、宽带装备的视频服务,对推动中国信息社会很不利。将来体制上要松绑,政策上要有突破。

  回过头来简单表达一下中国未来3G商用和TD的问题。

  首先表明我的立场和观点,我认为迄今为止我对中国3G未来的潜力和中国TD正式商用仍然抱有一个谨慎乐观态度。尽管有多种国际案例表明,包括和黄3G,其实在欧洲运营、香港运营,还是比较惨淡的,没有那么乐观,他们都是到迄今为止并没有3G全面替代2G,2G还相对具有一定优势,只是在个别国家和地区,比如日本2001年NTT DoCoMo部署WCDMA网络,目前已经是全部3G用户。但是在的多数部署3G的国家市场,都是2G仍然存在。我说的谨慎乐观是指今天我们TD通过在国内的试商用,已经具备组网的条件,技术上已经完全解决,比如室内覆盖问题、基站不够的问题,还有终端数量的选择问题,还有多模终端的问题,这些都不至于制约3G网络的商用。

标签: